欢迎回来!登录免费注册

遭黑车“绑架” 打车App变“揽活”利器

2015-04-29   来源:新京报  打印 字号:T|T
  日渐盛行的“滴滴打车”、“快的打车”等打车App,在为乘客们提供便捷服务的同时,也逐渐进入了黑车的视线,变身成为它们揽客牟利的工具。
  近一段时间,有关用打车App叫来黑车,却显示正规出租车信息的情况,出现越来越频繁,有此遭遇的乘客纷纷通过网络吐槽。
  黑车到底通过什么手段,实现了对打车App的“绑架”?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黑车司机使用的打车App,系“借”出租车司机信息进行注册、购买出租车司机不使用的账号,或伪造信息进行申请。甚至有的黑车司机本身就是出租车司机,使用同一套打车App,白天用于提供约车服务,晚上开黑车趴活拉客时再用来揽客。
  而以上种种乱象,折射出打车软车企业注册审核把关不严,司机账号数据库更新滞后等漏洞。同时记者也发现,对于劫持打车App的黑车司机,处理乏力加剧了这种情况的发生,监管有待进一步完善。
  “连叫了三趟,都是黑车抢单”,当黑车再一次出现在视线中时,高宏的心情由最初的疑惑、愤怒,变成了无奈。
  回忆起今年春节期间在平谷城区的打车经历,高宏不清楚自己手机中用来叫车的“快的打车”应用App,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有同样遭遇的不仅是高先生,不久前的一天晚上,正在上大学的张颖在顺义用“滴滴打车”App叫车,但她等到的却是一辆私家车,无论司机信息还是车牌,都和手机App上叫车时确认的不一样。全程下来,司机跟张颖要了30元车费,“正常应该是13到14块钱,可大晚上的就我一个人,没跟他争辩就给了钱”。
  近期,新京报接到了多宗类似高宏、张颖这样的投诉。通过查询不难发现,这种情况并非只出现在北京,全国多地均有发生。打车App叫来黑车,已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大家身边。
  趴活抢单黑车两不误
  黑车司机使用多种打车App接单;自称不怕被查
  今年3月中旬至4月底,新京报记者在密云、顺义等郊区县体验发现,通过打车App叫来黑车比例接近一半,而且晚上叫到黑车的概率要远远大于白天。
  在密云县东菜园小区门口,记者使用“滴滴打车”去密云教练场,App显示金建出租的卢师傅抢单成功,但半分钟后记者等来的却是一辆私家车,司机并非App照片显示的卢师傅,车牌也和App显示的不一致。
  到达目的地后,该司机向记者要价15元。而从密云东菜园小区到教练场最远的行车方案为4.8公里,当地正规的电动出租车三公里内起步价为8元,之后每公里2元,车费最多12元。
  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顺义,记者在顺义地铁15号线石门地铁站,使用“滴滴打车”App叫车下单前往北京市公安局顺义分局,之后车牌为京BK5410,标注为新月出租企业的账号成功抢单。但出站后发现,接单的车实为一辆另一车牌号的私家车,司机是一位40岁左右、自称姓李的中年男子。
  面对记者质疑,李某称自己是双班司机,上一天班休息一天,休息的时候滴滴账号仍然可以使用,所以刚好趁着休息时间用自己家的车拉活。
  截至当晚11时,李某所使用的出租车账号已完成订单358单,评分为五星。他在使用“滴滴打车”的同时,还使用“快的打车”在接单,整个行车过程中,乘客叫车播报声不绝于耳。“乘客叫一辆车,谁知道是不是正规出租车呢?”对于是否会被查,李某表示自己并不担心。
  “借”来三证注册App
  打车App抢单黑车司机收入翻番;多途径获账号
  今年3月,密云黑车司机赵红富看到周围很多“同行”,用上正规出租司机的打车App账号抢单赚了不少钱,于是也动了心。然而,“滴滴打车”和“快的打车”均在其App注册规定中,要求司机必须提交“三证”(驾驶证、行驶证、服务监督卡)。
  赵红富找到自己一个在市区开出租车、使用“滴滴打车”App的朋友。“他把‘三证’拍了图传给我”,赵红富说,他用朋友发来的“三证”图片和自己的手机号码,注册了“快的打车”App。
  赵红富回忆,App注册后的状态显示为“在审核中”,只能看到订单信息但不能接单。还是朋友开着出租车,拿着他的手机和自己的“三证”,到“快的打车”服务点当面审核。审核通过当天赵红富就开始抢单拉客,为了提高抢单速度,赵红富还专门买了一部4G手机。
  赵红富的车没有计价器也不能打的票,不过他一直试图参照正规出租车计价标准。比较近的地方直接收起步价,如果路程远,他会把里程表清零,然后提醒乘客按表计价。“自打用了这个App,每天跑7、8个小时就能赚200多块钱,收入比以前翻了一番”。
  赵红富说,在密云私家车用打车App抢单很普遍,很少有乘客询问。在拉活儿的时候,他看到过交通执法查扣黑车,但是没听说过私家车因为安了打车App被查。
  有多位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目前黑车使用的打车App账号来源大致可分为以下几种:在出租企业工作的亲友的信息注册,或有出租车司机自己不用打车App,收一定费用后用出租车信息配合黑车司机注册,还有黑车司机用伪造的信息申请得来的账号。
  此外,部分出租车司机有“兼职”开黑车的情况,如利用倒班休息的时间开黑车趴活,用出租车打车App拉客。还有一些已离职的出租司机并未注销自己的打车App账号,并继续使用该账号开黑车拉活。

责任编辑:毕丹   

分享到: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