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回来!登录免费注册

网络约车新政如何落地?新旧业态如何融合发展?

2016-08-25   来源:信息产业网  打印 字号:T|T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信息中心处长 李广乾
  大家在做“互联网 ”的环境研究,围绕互联网理念跟产业的占比,大家做了三个行业:网约车,互联网金融,还有互联网电视。大家发现这些行业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平台化在这里面的作用尤其重要。前段时间我在一个讨论会上作了发言,用了一个新的词,叫第四方治理,但是第四方不是物流行业的第四方的概念,而是指治理经济的从来没有的那一方,大家一般说治理有三个方面,政府、企业、公众,第四方监管不到,但是平台就类似于现在没有的那一方,这是交通行业的软包方式。
  在第四方里面,不失纯粹的企业市场行为,平台现在是企业,比如说电商平台肯定是企业,但是它的业务是传统的公共经济学里面公共产品的服务,这些标准的公共产品都由政府来做是不可能的,这时候就需要实现产业的平台化发展。
  让企业去承担对于市场的规范程度,要实现智慧的过渡,把各方面的利益合理地平衡,让整个的制度转型成本最低,从而实现整个中国当前的平台治理,为实现一种国家层的自主创新做好基础。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副总工程师 陈金桥
  今天的交通不是五年前、十年前的交通。因为道路的拓展,人们出行强度的提高,出行需求的个性化,这是不可阻挡的。我讲三个字,一个是硬、一个是软、一个是巧。
  第一个叫硬需求。硬需求就是大家的每一个公民出行的需求,它需要有品质化的差异化的需求,我可以自己选路线、我可以自己选车辆、我可以自己选交通工具、我可以自己选时间,我甚至可以选车的氛围,这在过去传统的公共交通是满足不了的。
  第二个是软服务。今天的出行服务越来越多是软服务的内涵,在原来交通的三大要素人、车和路的基础上加入了第四个要素——数据的要素,这个大数据的要素同时从供给侧和需求侧两个角度来改变人们的出行方式。传统的方式效率是非常低的,它没有办法改变信息不对称的状况,但现在以大数据为要素来进行整合,这样就把线上、线下的能力进行了综合,可以在供给侧和需求侧来推动改革。
  第三个字是巧管制,明明通过数据的匹配,通过资源的匹配,能够达到供求平衡,但却被陈旧的管理理念制约,这不是巧管制,而是愚蠢的管制。大家希翼网络约车新政在各地落地实施的时候,地方在管制的时候能够充分考虑到这种新业态本身的特点和趋势,要因势利导,而不是用旧的观点来管制。
  中国信息经济学会原理事长 杨培芳
  我觉得还是要针对网约车的案例,用它举一反三来解决其他的问题,要把新经济、新理论、新制度这三者结合起来。大家经济专家委员会离不开经济理论,所以我觉得一是将网约车作为一个案例,二是更延展开来,把这平台经济作为社会企业的一个案例。里夫金曾提了一个新的概念,就是讲大量社会企业,既不是工业企业也不是私营企业,叫私有企业。这是很重要的一个取向。最近刚给国资委提交了一个课题,就是国有企业深入改革的大理论问题,主要观点就是要走向社会化,这是一个重大的趋势。大家不要跟新趋势作对,但是也要考虑到怎么样过渡成本低一点,新的生产关系建立的过程当中,成本能不能再低一点。
  市场看不见的手和政府看得见的手对立起来没有好结果。所以我一直倡导第三只手,就是通过互联网把政府与市场和社会捆绑起来形成一种新的融合的治理结构。
  交通运输部规划研究院战略所所长 徐丽
  新技术带来新的权力的分配,新的社会群体有力量跟政府讨价还价了,能够让政府做一点有意义的事,我觉得这是一个进步。
  原来在交通出行这个传统领域只有一个声音,就是政府的声音。现在,新技术带来了新的力量,能有这么一个力量推动政府干事我觉得这是最积极的。相比于本身合法化的具体细节来说,更大的意义在于有更大的力量,这是第一个看法。
  第二个看法,我个人有两个担心。仔细看这办法,实际上核心是政府还是在用对待出租车的态度,来对待一个新的业态,包括规定了数量、价格、牌照,实际上仍然是出租车的理念。我认为网约车不是出租车的概念,而是一种新的出行方式,是在价格上、服务上更个性化的出行方式,是一种利用了闲置资源的出行方式,而不是简单的代替出租车,从这一点看政府的观点还是有一点落后。第二个担心是众多黑车在这一次合法化以后,很快就可以成为正规的出租车,对于以前需要花大价钱才能进入出租领域的司机们来说,这是一个很大的冲击,零成本进入与高额进入,这之间有一个不公平的问题。
  交通部在这件事上做得很成功,就是合法化和把具体问题交给地方,政策非常开放,我觉得这是一个最大的价值。但是如何找到平台企业和地方政府部门的共鸣点,是下一步的挑战。
  融合创新驱动智慧出行
  北京市通信管理局局长 林乐虎
  到目前为止,北京市拥有的传统出租车大概是7万辆,这个由于众所周知的牌照问题,基本上最近几年来没有变化。出租汽车的企业,是235家,另外还有出租汽车个体工商户还有个体工商部是1157家。眼下传统出租车行业从业人员大概是10万人左右。但是近年来由于网约车的出现,这个行业的从业人员流失非常严重。
  对于网约车,我提出四方面的观点。
  一是如何定价是难处。网约车的价格体系游离于市场监管之外,是对传统的市场冲击。
  二是人员和车辆的监管。在这方面,传统出租车是有一系列的较严格的规定。交通安全出行很重要,对其主要的运营人员当然需要了解,怎么了解和监管,这是难点。还有对车辆的要求,比如车辆服务的年限、是不是新能源、总量是否控制,这方面应该如何监管。
  三是出租车运营地域的范围规定不一致。例如,现在河北的车在北京做网约车的非常多,从大城市管理的角度来说,需要不需要考虑到交通拥挤和各种管理的问题。
  四是出租车作为城市名片的作用需要不需要有。在亚运会、奥林匹克运动会上都明显肯定了这一点,大家现在已经紧锣密鼓地开始为冬运会做工作,出租车这一张名片要怎么考虑?
  我的发言涉及很多具体的问题,从发展的角度来讲,我个人认为传统出租车和现代的网约车没有本质的差别,它们经历一个过程以后,应该是一样的。眼下的这些问题真的是需要用改革的手段,以融合的方式方法来改变整个出租车行业,从而更好、更快地可持续发展。

责任编辑:毕丹   

分享到: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